德州招工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德州招工 >

卸载不良包袱 银行挥舞“三板斧”--财经--人民网

发布日期:2020-08-15 20:33   来源:未知   阅读:

  “当前,经济尚未全面恢复,疫情仍有较大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金融风险也存在一定时滞,预计有相当规模贷款的风险会延后暴露,未来不良贷款上升压力较大。”据新华社8月13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受访时表达了对银行不良贷款风险的担忧。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为了应对挑战,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正在提速,除了清收核销之外,还积极与AMC(资产管理公司)合作打包债权转让、加快发行不良资产ABS(资产证券化)产品,亦有中小银行寻路定增“搭售”不良资产清理包袱。

  ■ 加速不良批量转让

  “随着经济下行趋势的持续,银行业普遍存在不良承压的情况,各家银行普遍都在加强不良资产处置力度。”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预计今年全年银行业将处置不良贷款3.4万亿元,比去年的2.3万亿元加大了力度,明年的处置力度会更大,因为很多贷款延期了,一些问题明年才会暴露出来。”郭树清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在自身需求及监管推动之下,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速度正在加快。近日,广发银行郑州分行与中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原资产”)发布债权转让通知暨债务催收联合公告,广发银行转让42家借款公司的债权给中原资产,本金合计约11.2亿元。

  根据广发银行与中原资产达成的债权转让合同,广发银行将其对相关借款人享有的主债权及担保合同、抵债协议、还款协议和其他相关协议项下的全部权利,于6月19日依法打包转让给了中原资产。

  这仅是银行业加速出清不良资产的一个缩影。根据业内介绍,6月以来不少银行加快不良出包速度,来自四大AMC之一的中国华融的信息显示,上半年公司收购不良资产规模累计超800亿元,仅6月收购不良资产规模超500亿元。

  “AMC作为国家批准的专业化解不良资产的持牌金融机构,各商业银行均与其有相应的合作。”上述银行业内人士如是说。北京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工程系教授刘澄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因为银行有效清收面临掣肘,希望通过债权转让最大限度、最快地收回资产,其中,将多种不良资产打包统一出售给第三方资产管理公司较为便捷,不过最后成交价格也会进行折价,远低于资产的账面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减轻不良贷款处置压力,丰富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渠道,监管对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也即将开闸。今年6月,银保监会向相关机构下发《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和《银行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实施方案》,拟进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个人不良贷款转让试点。

  根据实施方案,后续地方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受让不良贷款的区域限制会逐步放开,银行也可以向全国性AMC和地方AMC转让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在业内人士看来,根据过往规定,个人不良贷款无法批量转让,此次监管当局明确放松了处置条件要求,商业银行有更多的不良贷款转让给AMC,也意味着两者之间将有更多的合作,进一步加快银行不良贷款处置效率。

  ■ 不良资产ABS发行大增

  根据业内介绍,目前,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手段包括:直接清收、诉讼清收、不良资产批量转让、核销、不良资产减免、以资抵债、发行ABS、债转股、不良资产重组等处置方式。实践中,银行处理不良贷最主要的手段首先是清收、核销;其次是将债权转让,把不良资产打包出售;第三是以不良资产为基础,发行证券化的产品。

  今年以来银行不良资产ABS发行显现出提速迹象。来自资产证券化分析网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银行发行了15笔不良资产ABS,涉及金额67.05亿元,发行人主要为工商银行、农业银行、招商银行等大型银行,发行数量、发行金额均是2016年试点重启以来的同期最高。据悉,2016年,我国开启首轮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不良资产ABS试点名单历经三次扩围至20余家金融机构。

  多位银行业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不良资产ABS与一般的ABS产品没有太大差别,通过ABS处置不良资产,需要将大额的不良资产“切碎成小块”,卖给更多的投资者,具有能够较快剥离不良资产、保证银行现金流的优点,但同时也应注意到,在ABS处置不良资产方面,监管有着严格的窗口指导,并不是任何银行都能够采取的手段。

  此外,不良资产ABS发行存在一定的门槛,仍面临着现实制约。刘澄指出,不良资产ABS产品的发行要求资产有稳定现金流、一定的盈利能力,还要将不良资产单独剥离计价,同时,虽然不良资产处置发展多年,但ABS产品本质也属于风险投资,目前未能得到投资者、投资机构的广泛认同,因而规模一直有限。

  ■ 中小银行寻路定增搭售

  在寻路不良资产处置的过程中,银行在定增中“搭售”不良资产这类处置方式也流行起来。今年以来,广东四会农商行、山西泽州农商行、山东诸城农商银行等中小银行在定向发行股份的同时,要求认购股份的投资人购买不良资产。

  比如广东四会农商行定向发行说明书显示,该行拟定向发行股票总额不超过1.5亿股,发行价格为1元/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5亿元,用于补充该行资本实力。此次定向发行对象在认购股份的同时,需另行支付1.5元/股用于购买不良资产。

  业内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定增搭售不良资产总体还是一种变相的股权增资行为,是银行为了解决不良资产探索出的一种辅助的途径,可以使其在补充资本金的同时,缓解贷后处置不良资产的压力。

  “在疫情以及国际贸易环境的影响下,银行业面临不良的压力普遍加大,当前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还面临着处置方式不多、处置效率偏低、回收率偏低、清收效率偏低的问题。需要在顶层设计上进一步拓宽现有不良资产的处置手段。”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

  纵观银行业不良贷款规模,银保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74万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24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94%,较上季末增加0.03个百分点。

  在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因为风险暴露存在滞后效应,下半年银行不良贷款率、不良贷款额可能还会进一步上升。刘澄也指出,随着不良贷不断积累,不良资产处置高峰期会逐渐到来,需要银行做好警惕,对于不良资产处置不要姑息迁就,发现了要立即处置,总体要求越快越好,随着处置时间拉长,不良资产价值也在快速下跌。同时对于不良资产处置,银行需要成立专业队伍,严格处置,敢于下定决心,处置方式要灵活,加快处置速度,避免不良资产处置中的隐性交易,提高不良资产处置效率和透明度。

(责编:李都也(实习生)、李栋)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