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人才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德州人才网 >

隋炀帝能及时修整再赶路,历史必将重写,可惜他因为一

发布日期:2020-08-09 20:07   来源:未知   阅读:

隋炀帝影视形象

“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杨广将《易经》最崇高的词汇用做自己的年号,表明了他有信心做一番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因为他的心中情结就是前面有一个千古一帝秦始皇,他要做的就是尽全力超越他。

登基那年,杨广刚好三十五岁,这正是敢想敢干的年纪,同时也是能做一番事业的时期。这时隋朝立国已经25年,天下统一也都有20年,在隋文帝杨坚倡导节俭,大力生产的生息背景下,大隋拥有了巨大财富,到了“中外仓库,无不盈积”,发展到晚年“天下储积得供五六十年”元代马端临说:“古今称国计之富者,莫如隋”清代王夫之也说:“隋之富,汉、唐之盛未之逮也”。

即位没几个月,杨广灭陈时的俘虏亡国之君陈叔宝去世。按照传统,应该由现任皇帝确定一个谥号,以此为其一生功过定调。在杨广看来,亡国之君不仅可怜,尤为可恨,都是荒淫放纵,毫不作为而导致的自取灭亡。带着嗤之以鼻的轻蔑,杨广在《逸周书谥法解》终于找出可以准确表达他对陈叔宝的谥号评价:炀。《谥法》说:“好内远礼曰炀,去礼远众曰炀,逆天虐民曰炀。”这是所有谥号中最恶劣的一个,杨广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对亡国之君的惩戒。

他不断自我规划历史定位要超越秦始皇、汉武帝,无论武

隋朝版图

功还是国家建设上,他都要进入这个排行榜的前列。他相信自己的天赋和努力一定能够“奄吞周汉”,成为一个“兼三才而建极,一六合而为家”的泱泱帝国,实现“日月所照,风雨所沾,孰非我臣”式的“日不落帝国”,成为“子孙万代莫能窥”的千古一帝,在史书上昂扬地记录着赫赫的光辉形象。

杨广把南朝的灭亡原因归结为“江东诸帝多?脂粉,坐深宫,不与百姓相见。”《资治通鉴》这些人缺乏帝王应有的男人气概和政治磨砺。此后他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巡视上,不惜任何代价,在辽阔的大地上不断膨胀着他的战略夺取。杨广自身得意的是,他丰富的军旅精力,尤其是在20岁的时候,他指挥五十余万的浩荡大军攻打南陈,“凡总管九十,兵五十一万八千,皆受晋王节制。”杨广认为,只有不断进行巡视,才能全面树立绝对权威,让那些有异心的首领和民众匍匐在他的脚下。大业三年(607年),春寒陡峭,大风飞扬。他从长安出发,经过雁门、马邑,一路车轮滚滚,浩荡无边。三个月后来到内蒙古准格尔附近,启民可汗先后排他的儿子在途中迎接杨广。杨广将自己所带行军“结为方阵,四面外拒,六宫及百官家口并驻其间。”以显示他北巡的帝王气魄,用强大阵容震慑启民可汗等部落首领。

这年的八月,杨广率领“甲士五十余万,马十万匹”经过大同顺着内蒙古而上,径往漠北。浩荡的队伍,尘沙飞扬,壮观而又威武。以至“戎狄见之,莫不惊骇”。

杨广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认为,只有巡视才能展示出大隋帝国的风采,才能用精神气场征服那些内心并不服气的各个部落。

隋炀帝影视形象

Power by DedeCms